首页新闻资讯
莫言张艺谋谈“归来”:初心如初恋 再也归不来
作者:佚名 来源:搜狐 发布者:admin 发布时间:2014-05-19

  • 莫言张艺谋

    当天,百老汇电影中心为张艺谋举办“张艺谋电影回顾展”,莫言当天一大早带着两个80后去看了《归来》。莫言评价张艺谋的《归来》说:“这样的电影我很少看到,在张艺谋拍过的20部电影中是最特别的一部。虽然故事老套,甚至陈旧,但片子演出了人世间最真诚的感情。”莫言夸张地说,自己现在眼睛都还疼,“尤其是我后排的姑娘,她哭得很大声,我很怕她哭晕过去,我又不能让她憋着不哭”。

    随后,莫言用一句话概括了他对《归来》的评价:“我认为这是一部难得的、严肃的、直指人心的好电影。”莫言总结,一部电影能让人流眼泪是很好的衡量标准,但不是唯一的标准。《归来》让他这样一个60岁的老男人能哭出来,说明影片触动了他内心深处最痛的地方。

    张艺谋

    有观众问张艺谋:“结尾为什么要让陆焉识和冯婉瑜在车站中等待?没有想过其他的结局吗?”张艺谋回答说,这个结局,他在两年半的改编中,从来没有动摇过。这个结尾有很多理解,从未动摇过影片结局

    ‘归来’还是‘归不来’,很多东西是回不来了。人失忆以后是不可逆的,不少老人都患上这种病。其实失忆这两个字很有意思,有很多说法,这是很有味道的结尾。这个结局也是我对影片主题的阐述。”

    莫言

    关键词·第一次见面张艺谋黑得像生产队长

    现场,张艺谋还回忆了第一次与莫言相见时,莫言还在军艺读作家班,于是他到军艺找莫言。当时,网络上还没有莫言的照片,张艺谋从朋友那儿打听到莫言的住处后,就直接坐着火车来北京找莫言。“人家告诉我,莫言就住宿舍的厕所旁边,大喊几声莫言,就能找到他。”

    那时,张艺谋在山西为拍《老井》体验生活,他把自己晒得特别黑,跟农民一样。张艺谋又在路上脚受伤,他拎着鞋子在走廊大声喊莫言,样子十分狼狈。莫言看他像他们村的生产队长,第一眼就决定要把作品给他。

    莫言谁是大师这个问题我不答

    关键词·大师

    最后,两人回归对谈主题“大师归来”。大家问什么样的人才算大师,张艺谋和莫言算不算是彼此心目中的大师。莫言机智地说:“这个问题我是不会回答的。因为一旦我说了谁是大师,那些有大师的素质但我没有提到的人就会不高兴,所以我是不会回答的。”张艺谋见状也笑说:“他都这样说了,我还能说什么?”

    张艺谋

    关键词·创作初心

    拍《红高粱》时犹如初恋般纯粹

    电影《归来》被视为张艺谋回归创作初心的作品。张艺谋称,创作初心是在第一轮媒体放映时大家对《归来》的评价,而他直言初心作品应该是拍《红高粱》的80年代:“那个时代我叫它人文时期,从创作者到观众到全国人民,都关注作品的文化内涵、历史和情怀,那个时期很可爱,犹如初恋般纯粹。”

    张艺谋回忆,那时候他带着巩俐、姜文去莫言家吃菜饼,大家还光膀子拍了张照片,后来莫言得奖了,那张照片又被媒体翻出来。“那时候我哪想过莫言能得诺贝尔啊?那时虽然莫言比我有名气,但是只能称作先锋作家。”

    张艺谋感慨地说,27年前合作电影《红高粱》时,他找了莫言很多次想改剧本,但苦于自己是新人,又怕莫言对他有想法,每次去找莫言谈心里都忐忑。可莫言说:“随便拍。”这让张艺谋一直特感动,老友莫言在一旁挤对张艺谋说:“我那时是怕麻烦。”全场再次哄笑。

    莫言

    姜文踢坏了我家唯一的热水瓶

    莫言对拍《红高粱》的那段记忆记忆犹新。“我记得大家一起吃饭的时候,姜文一脚就把我们家唯一的一个热水瓶踢破了。我就说这电影肯定要爆,果然就拿了柏林金熊奖,这是中国电影首次获得国际电影节最高奖项,当年也是很大的文化事件。”莫言回忆说,当时他正在老家的仓库里写文章,“我堂弟拿着一张《人民日报》跑过来给我看,上面整版报道了在柏林获奖的过程”。

    《红高粱》如火《归来》深水静流

    莫言将《红高粱》《归来》做比较,从艺术角度来看,《红高粱》会有很多遗憾,但是那种火一样的奔放和激情,是现在电影中所找不到的。“《归来》则是深水静流、直抵内心。”莫言称,“红高粱可以跷着脚看,《归来》要沉下去用心看。”莫言总结,尽管《归来》的故事比较老套和陈旧,但也正是这样的故事,才真正考验导演和演员的功力,它还真不是一般人能驾驭得了的。

    莫言直言,他这两年看的电影数量很少,只看了《少年派的奇幻漂流》《中国合伙人》《战马》。前天下午,他还在电影频道看了黄晓明和周润发演的《大上海》。莫言总结说:“那里面英雄美女、金钱暴力什么都有,年轻人肯定特别喜欢看。我在艺术接受上非常宽容,什么烂电影都可以把我感动得要命,但是最能触及内心的还是像《归来》这类电影。”

  • ↑上一篇:联系防护is
  • ↓下一篇:烽火忆抗战火热征订